您所在的位置: 星辰在线 > 长沙新闻网 > 湖南

武汉装修设计师论坛

湖南 | 2017-12-12 02:41:23:3
来源:三湘都市报 | 作者:黄京 | 编辑:丁虹

宜春真性近视怎么办,

我极少追剧,包括全国热播的《人民的名义》,偶尔瞅几眼,闲暇跟着看几集,有不懂就问:这个是好人还是坏人?得到答案后就不会因为断片而妨碍对剧情的了解了。

作为职业的心理咨询师,常年和各种因婚姻问题前来咨询的个案打交道,职业病使然,自然会关注剧中不同的情感模式。

  

有几次看到高玉良书记和他的妻子谈话的场景。我说,“这俩人怎么这么奇怪,像工作伙伴,根本就不像夫妻。”

“只是在谈事情很正常啊。”

“当然不正常了,看他们坐的位置就不对。基本上是成90度角。一般感情好的伴侣都会挨着坐下来的。除非谈判的时候,比如,冷战之后‘我们谈谈吧’!”

随着剧情发展,我的感觉是对的。高玉良书记和老婆已经离婚12年了,只是人前假扮恩爱,私下里各做各的。

还有李达康书记的婚姻也是,分居N年,能避则避。(政治除了让女人远离,还同时性冷淡哈)

  

祁同伟厅长为了仕途和恋人分手,追求大自己10岁的高干子弟梁璐,一出看似美好的“师生恋”实则是政治功利性婚姻,只是情感总归需要有个寄托,于是和情人高小琴有了“真爱”。昨晚看到他们意识到好日子到头了,高小琴“真情告白”的片段,有人说感动,我看着没什么感觉,仍然是很“公事”的样子。(是他们感情演技不好吗?)

  

侯亮平夫妻算比较正常的了。第51集里,钟小艾知道侯亮平冒险去劝降祁同伟后责怪他不顾危险追着他打,侯亮平把她抱在怀里,说“ 我以后就不告诉你了。” 换来更多的担心和关爱,看起来夫妻感情融洽,但我也无感,侯亮平长期外派难得回来俩人也都是认真谈论工作,没有一点正常的“小别胜新婚”,或者这是剧本对于总体调调的要求,一派正义,别谈感情。

  

令人羡慕的可能是陈岩石老夫妇了,剧中他们经常是在养老院那个小花园里,种种花谈谈心,虽然也遇到许多困境,但关系融洽,互相关照,安心踏实。

剧中的婚姻模式,是现实生活中的缩影,婚姻的意义是什么?

爱情的归宿?

利益的整合?

搭伙过日子?

生儿育女的任务?

安全稳定的性满足?

老了身边可以有个伴?

……

爱情太唯美,浪漫太麻烦,激情太短暂,而婚姻是个大实话。

婚姻设立的初衷并不是因为爱情,而是因为利益的保护(金钱和后代),跟爱情没有多少关系。可以说,只要自己有需要,并且婚姻能够满足它,婚姻就有存在的必要和意义。包括形式婚姻,活给别人看,也是一种活法,也能从中获得一些满足,不是吗?

至于说因为婚姻未能满足自己的所有需要而感到痛苦,所以质疑婚姻的存在,那是责任的推卸和回避。

比如吴惠芬一直忍受高育良的感情背叛,还被查出患上了抑郁症,这并不是婚姻本身的错,而是个体的责任;比如当警察来到祁同伟家中搜捕祁同伟,他的妻子梁璐一句“他都一个多月没回来了”,大学教授孤独的身影与诺大的空空的屋子是如此的融合一致。

这样的婚姻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每个人对婚姻的选择与坚持势必是与其当下的主要需要与恐惧联结在一起的。这些意义只关乎当事人。

我们总想要有一些规范的模版,好模仿与学习,让人生轻易成功,让幸福从天而降。然而,人性复杂,虽然说幸福的婚姻都是相似的,只是这相似里面有太多的你看到不到付出与努力。

关键在于你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你愿意付出多少努力去达成?

还是只想要对方的改变?

如果婚姻交由别人来书写与定义,那么婚姻于你又有何意义?

关于婚姻,可以做这些:

1、 客观看待与理解婚姻的好处和局限;

2、 不要期待婚姻能承载你太多的需要;

3、 感恩婚姻给你带来的好处,衡量并理性处理它带来的压力——在这个基础上,再来看当婚姻无法满足你的所有期待时你可以做的功课。

从1~3,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加上个性差异以及个人情结,借助专业的咨询可以有更客观的视角与更多的自我了解,有助于你经营好自己的关系。

标签:湖南 高职
版权声明
①长沙晚报报业集团书面授权星辰在线,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所属系列媒体的新闻信息。未经权利人授权,任何媒体、网站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长沙晚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星辰在线”或“来源:星辰在线-长沙晚报”。否则,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本网未注明“来源:星辰在线”或“星辰在线-长沙晚报”的作品均为转载稿,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誉权等问题,敬请立即通知我们,并提供真实、有效的书面证明,我们将在核实后采取有效措施妥善处理。
联系方式:星辰在线新闻中心 联系电话:0731-82205980 传真:0731-82205938
附:长沙晚报报业集团系列媒体:《长沙晚报》、《星辰在线》、《知识博览报》、《晚报文萃》、《学生·家长·社会》、《浏阳日报》、《掌上长沙》、《星沙时报》、《高新麓谷》、《湘江早报》。